“嗯。”她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这个无情的小女人,就不能委婉一点,假装留我下来住一夜吗?”他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尖。

“这家这么小,担心住不习惯啊。”

“可我就想住在那张床上呀。”他用眼神,盯了一眼那张床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张床让给好了。明天就搬去墨家,让天天睡个够,睡十几个小时到自然醒。”她一脸慷慨的说道。

“那怎么行?就算要搬床,那也得连同一起搬走。”他走出卧室,将沙发上的外套拿起来,然后对她说:“我真的走了。”

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她点了点头。

“除了点头,就没有别的……”这一次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小女人便主动踮起脚尖,凑上嘴唇,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。“了?”他高兴的笑起来。“做梦都会笑醒呢,晚安。”

再有不舍,他也必需离开,因为还有重要的事,等着他去办呢。

若不是因为那件事,他肯定绝对一定,今天晚上赖在这里不走。

墨北宸离开秦雨筱住的小区后,便驾车去了一家酒吧。

早在他之前,牛全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他。

阳光网球粉少女元气满满写真

“少爷,这边。”牛全见门口的墨北宸,赶紧站起身来,对着他招手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墨北宸对于这个全叔,还是很尊敬的,毕竟他是沈家的老元老。再加上墨北宸本就是那种很随性的人,霸道总裁范只会对敌人,或者是陌生人。

“没关系,我知道少爷最近一段时间,都很忙的。”牛全将准备好的一杯冰啤酒,递到墨北宸的跟前。“喝杯冰的,解解暑。”

“嗯。”他从外面进来,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,可是陇林市的夏夜,依旧很热。

“呃……少爷……”牛全以为自己看错了,特意凑近他,发现他脸蛋上的红唇印,是真实的存在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少爷何时变得那么开放了?不会是酒吧里的女郎吧?”他对他指了指脸蛋。

墨北宸下意识伸手,摸了一把脸颊,手掌上明显有口红的印记。因为这个印记,他忍不住轻笑一下,而后舌头抿了抿自己的嘴唇。那感觉就好像,那个小女人清香的味道,还在他的口中回绕。

秦雨筱平日里的口红,都是比较淡雅的那种。今日要拍摄婚纱照,化妆师给她用的口红是明艳红,还很难脱妆的那种。这会儿他的脸蛋上,会残留这个印记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墨北宸一本正经的反驳。“我只会吻我的妻子,同样也只会让我妻子吻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牛全明白,一笑而过。赶紧将公文包里,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给墨北宸。“这些是关于秦正周,最近与两家公司合作人的资料,以及秦氏集团目前,资金处于的瓶颈状态。

这两家公司的老总,一直都跟我们宸晴集团有来往,少爷只需要给他们打一个电话,应该就可以解决。”

墨北宸拿着那些东西,仔细的查看。

他不希望秦雨筱嫁给自己,由她的父亲做为交易一样,‘卖’到墨家来。他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娶她。

所以,为了保护那个小女人,他只好深入的下功夫了。

“还有秦氏集团表面上,一直都是以房地产为主,可是在前一个月,却秘密做了一场走私的家禽到国外。接头人不是国内的公司,目前我还没有查到,那个接头人具体是谁。

不过,我敢保证那一批家禽一定有问题,不然秦正周不可能秘密的进行,而且还是半夜,通过水路运走的。

少爷,秦正周不是普通的商人,利欲熏心啊。”

牛全是因为帮墨北宸查这些,才知道目前墨北宸,正在与秦正周的女儿交往,并且已经到了谈婚谈嫁的地步。

他是因为担心墨北宸,所以关于这件事,才特意去查的。

要是按墨北宸吩咐的,只查秦正周的公司缺什么,什么可以牵制他。就前面那些就足够了。

墨家要与秦家结亲,秦家却做出那样的勾当,难免日后会牵扯到墨家的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全叔。”墨北宸将那些东西拿着,然后起身准备离开。“还是那句话,这事不要告诉我爸妈。”临走前,他特意叮嘱牛全一声。

“嗯。”

次日。

墨北宸一早就开车,在秦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等待秦正周。

“董事长,有人自称是您的女婿,正在您的办公室里。”秘书室里的秘书,见秦正周的身影,赶紧出去报告。

秦正周盯了一眼那个秘书,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秦雨筱已经和墨北宸,在海边拍摄了婚纱照,连同伴娘伴郎团都已经准备好了。如今唯一还差的,应该就是一纸结婚证书。

这个时候,突然致词他办公室里的,一定是墨北宸。

秦正周推开办公室的门,只见执行董事长椅子上,正背对着门口,坐着一个男人。

“北宸,来公司,怎么也不事先打电话,告诉我一声呢?”秦正周关上门,兴奋的走进去。

当然了,对于墨北宸坐他那个位置,他也没有表露不高兴。

“来了。”墨北宸缓慢的转动椅子,将手里拿着的那份文件,直接仍在办公桌子上,示意让秦正周自己看看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他自然不明白,伸手拿过来查看。那些资料都是秦氏集团,目前亏损的账目,列入的明细,堪比秦氏集团自己的财务。后面则是,他与什么公司正在合作的负责人。“给我看这些做什么?”

“照现在秦氏集团这么经营下去,不出我所料的话,两个时间,一定让它倒闭。

目前看到的这些亏损账目,还没有银行那边的呢。如果再深入一下的话,绝对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糟糕吧?”

墨北宸这话对于秦正周来说,好像是特意来笑话他,揭他的短的。

他的公司如果现在正在鼎盛时期,他又怎么会低头,向他们墨家要钱呢?

既然,墨北宸已经查到这些,那么他也没有必要,再去掩饰什么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秦正周放下手中的资料,冷漠的质问。

“我只是想问一下岳父大人,到底是想要一个亿?还是想要秦氏集团?”

“当然……”秦正周差点脱口而出。“当然是秦氏集团了。”

有人拿一个亿,收购秦氏集团,他肯定不会同意,但目前一个亿,确实能够解除秦氏集团的燃眉之急。

秦氏是他辛苦多年才经营下来的,他哪里舍得放弃。

“我保秦氏集团,度过这一次危及。放弃向墨家索要一个亿的聘礼,不知岳父大人意下如何呢?”

“能怎么做?”秦正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墨北宸。

墨家有多少家底,外界的人很少有人知道。此时听他这样一说,好像他们墨家无所不能似的。可他们毕竟,只是一个小小的研究员世家。

一个研究员一年的薪水有多少?就算几代人加起来,不吃不喝凑的钱,那也没有一个亿吧。

“让那两家公司的负责人,放弃对们秦氏的控诉和追债,不仅如此,他们还会跟秦氏集团继续合作。而秦氏之前答应,给他们的定金,也不用给了。”墨北宸的回答,声音显得特别冷,那双深邃犹如寒潭的眸子,紧紧的锁住对面的秦正周。周身散发的那股强大的气息,仿佛把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,都给压得快让人窒息了。

“说让他们不控诉,不追债,他们就同意了?我答应给他们的定金,可不是几百万,而是上千万的。

那些人跟西域蚂蟥似的,只吸血进去,又怎么愿意吐出来?”

“……”墨北宸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那放在椅子上的手,手指却带着节奏感的,敲打着扶手。

‘哒哒哒’的声音,让见过不少世面的秦正周,这会儿居然心跳都慢了几拍。

突然,秦正周的手机,此时响了起来。

他赶紧拿出电话,只见手机屏幕上,正是其中一家公司的负责人。他下意识的走到旁边的落地窗户前接听。

在他接听电话的过程中,手机里另一家公司的负责人,也向他打来的电话。不过,他是跟那家公司的负责人说完了之后,才回拨一个过去的。

他们的态度,转变得太快了,之前还立誓说,不把他秦氏集团搞死,绝不罢休的。

今日却主动打电话来,说话还那么恭敬,字字句句都带着对于他的吹捧。

好家伙,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人。

之前他跟他们说,他的大女儿要嫁入墨家,他们也没什么反应啊。如今这是怎么了?

秦正周挂断电话,回到办公桌子前。

“虽然他们同意了这些,可是若真觉得,我女儿雨筱是无价之宝的话,那么多多少少,都得表示一下,不是吗?”秦正周不满足,他求了那些人那么多天,他们都无动于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