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疆的三山五洞为什么比南疆的其他寨子要强很多,原因就在于他们有一些特殊的地方。

传闻桃源洞是有一株超过了两千年的古桃树,这株古桃树据说都已经成精了,乃是桃源洞人心目中的神木。

而桃源洞,不过是神木的一个树洞而已。

这个传闻虽然有一定的神话色彩,龙隐却知道这个传闻有一定的依据。

桃源洞虽然不一定有成精的桃树,但是,桃源洞却是这个世界上,为数不多存在着“灵气”的地方。

在天地灵气匮乏的时代,拥有这样一个地方,也就难怪桃源洞能够屹立在南疆了。

现在,为了关押莫问,居然把桃源洞给封锁了?

莫仁又不是糊涂蛋,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,把桃源洞的未来都给毁了?

这种代价,对于桃源洞来说,也未免太大了吧?

肯定有问题!听到石井的话,龙隐沉吟道:“蛊阵和毒阵?

如果仅仅是蛊和毒的话,那我必须要去看看了。”

石井皱眉说道:“那些蛊阵和毒阵,即便是我,都很难强闯进去。

沈芳熙清纯写真虏获香港宅男

现在你武功都没有了,你还敢进去?”

“其他问题不用多说,等到晚上的时候,你带我去桃源洞就行了。”

龙隐微笑道,“而且,你不是要看我新的力量吗?

那就来吧!”

他想要让石井帮忙,自然得让石井看看他的力量才行。

其他的问题,石井都觉得可以慢慢商量。

倒是龙隐身上新的力量,他非常感兴趣,想要立刻看一看。

“既然你没有内功,那我就和你比比其他的招式吧!”

石井跃跃欲试地说道。

龙隐微笑道:“你可以把你的实力压制在二重天左右,要不然,我担心你会受伤。”

“哟呵!”

石井眼睛一瞪,“口气还不小。”

虽然如此,他还是听话地把武功压制在了第二重天。

因为他听龙隐的意思,不是没有武功,,而是修炼了其他的力量而已。

把武功压制在了二重天以后,他立刻揉身一拳堂堂正正打向龙隐的胸口,同时还在示意龙隐小心应对。

可是,他刚刚才出手,龙隐的脚步快速滑动,身子陡然平移开五六步。

战技-瞬步,而且,为了让石井不至于轻视,龙隐甚至用上了巫力启动战技-瞬步,那速度可就更加快速了。

“咦!”

石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“这种身法的速度,没有好几重天,根本使用不出来。

你的内功真的没有了吗?”

说话的同时,他二话不说朝着龙隐又追击了过去。

刚刚才朝着龙隐扑过去,突然感觉到龙隐身上的煞气凌厉无比,让他不由得硬生生止住了脚步。

他还没有说话,就看到龙隐硬生生撞了过来。

石井不敢怠慢,跟随着龙隐的一招一式快速地应对起来。

“你这是什么武功?”

石井哇哇怪叫道,“为什么速度这么快?

而且这是武王七式?

这是玄虎真罡?

这是奔雷拳?

这是背弓式?

怎么连波纹诀都有?”

石井在龙隐的逼迫下连连后退,突然实力开,把龙隐逼退了出去,然后震惊地看着龙隐。

他刚才说的那些招式,可是分别属于几个大势力。

武王七式出自武王家族,玄虎真罡出自南洋,奔雷拳出自西方,背弓式来自于草原,波纹诀来自于大洋,这可都是不简单的武功,一个人怎么可能学会这么多东西?

龙隐也是收手停住脚步,没有再次动手。

他也是启动战技-修罗以后力出手,毕竟一位“地位”武者亲自喂招,这种机会非常难得。

试验过以后,他觉得启动战技-修罗以后,他至少可以和第二重天一战。

当然,这还不包括各种巫术和巫毒的使用。

石井看着笑而不语的龙隐,他没有再去追问那些招式,很显然,这些招式恐怕就是秘密了。

他停顿了一下,才说道:“你新的力量是修炼身体的?”

他可是“地位”的武者,从刚才龙隐动手的情况,他已经看出了不少的端倪。

龙隐微笑着点点头,说道:“身体是我特别关注的一部分,另外,我还擅长蛊和毒。

所以,这就是我想要去看莫问的原因。”

“蛊和毒?”

石井一下皱起了眉头,“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两种东西?”

这可是南疆的特产。

如果说毒还可以从其他地方得到的话,那蛊可就很不简单了。

龙隐微笑道:“我收了一个干儿子,是你们南疆的人。

通过他了解了一下南疆的蛊和毒,我有了新的发现。

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应该比你们南疆的蛊和毒都要领先。”

倒不是他不相信石井,而是巫族传承现在还不到公开的时候。

他可以通过南疆人学会蛊术,但是,他要是从上古传承了蛊术,南疆人怎么看?

“给我看看你的蛊和毒,到底有什么先进的地方。”

石井疑惑地说道。

“你带我去桃源洞的时候,我展示给你看。”

龙隐卖了个关子,“另外,我这次来到你们桃源洞,除了找莫问之外,也想让你们给我采点药。

只要有足够的药材,我不但能够炼制洗髓丹,还能够炼制锻骨丹。”

石井恍然说道:“你不会是药王谷的人吧?”

只有药王谷的人,才有可能学会蛊和毒的同时,还有各种丹药的古方。

而且,也只有药王谷的人,才能够用名贵的丹药,向其他家族交换到一些招式武功。

要不然,根本解释不了龙隐那么驳杂的武功。

一般的药方,其他势力或多或少都有一部分。

但是,比较高阶的丹药,就只能药王谷才有了。

当然,世人也只知道药王谷的名声,不知道药王谷的情况。

因为药王谷也属于不可知之地,坐落在神州中部的药王谷,周围都是不许人随意靠近的。

至于药王谷里面有什么,是什么情况,谁也不知道。

龙隐不置可否地说道:“你就当我是药王谷的人吧!其他事情不用多说,你就说带不带我去桃源洞?

我可是告诉你,你不带我去,我自己也可以去的。

就是你们村有小偷的传闻,我怕被误会了。”

石井苦笑道:“你真要去?

我是怕你在桃源洞出事而已,倒不是不想带你去桃源洞。

实际上,我们寨子好多人都巴不得桃源洞赶紧打开,老莫这个混蛋,都耽搁了大家一年多的时间了。

小石头现在正是练武的关键时候,我还担心小石头出什么问题呢!要不是你送来了洗髓丹,我都得想办法给小石头解决下他当前的问题了。”

“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,你只需要带我去桃源洞,就行了!”

龙隐断然地说道。

石井沉思了片刻,才说道:“既然你坚持,那我可以送你去桃源洞!只要能够把小莫放出来,老莫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大家也可以进入桃源洞练武了。

到时候,其他的几家肯定也不会同意老莫乱来的。”

“那行,先准备好,今晚闯桃源洞。”

龙隐断然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