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落天使一直尾随龙隐,看到龙隐和宁欣见面,她都一直在不远处安静地注视着。

等到龙隐离开以后,她立刻朝着宁欣走了过去。

刚刚才靠近宁欣,她就发现南宫千刃也冒了出来。

她冷冷地瞪了南宫千刃一眼,用凌厉的眼神示意南宫千刃别出现。

可是,她此时戴着面罩和墨镜,谁知道她什么眼神?

看到南宫千刃还在坚决地出手要阻拦,她朝着宁欣背后一挥手,南宫千刃就像是撞到了卡车一般,连续退了四五步。

南宫千刃一脸惊骇地看着黑衣女子,这种高手要杀人,他有什么办法?

他完没有反抗的余地啊!而黑衣女子,来到宁欣面前,默默地注视着宁欣没有说话。

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宁欣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神秘人。

看身段应该是女子,只是这脸上什么都看不到,这是谁?

想做什么?

暖暖的模糊

黑衣女子用沙哑的声音淡淡地说道:“看看!”

“看什么?”

“就是看看!”

宁欣有些无语,这人怎么怪怪的?

突然,黑衣女子伸手,摸了摸宁欣的脸,还捏了捏宁欣的手臂。

宁欣急忙奋力挣扎,甩开黑衣女子的手,急忙后退几步,一脸警惕地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黑衣女子没有进一步的举动,转身走了。

离开好远以后,黑衣女子才皱眉说道:“没练过武功,脸也不是假的。

为什么?”

“这人神经病吧?”

宁欣有些气恼地瞪着远去的黑衣女子说道。

没有出现什么情况,她也没有小题大做,而是回到公司上班去了。

目睹这一幕的南宫千刃,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不过见堕落天使真的没有出手,至少让他放心了不少。

当然,他的心中是骇然的。

他武功已经不低了,但是,在堕落天使面前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这也太可怕了吧?

他忧心忡忡,希望他给龙隐提醒的意思,龙隐已经收到了。

要不然等到堕落天使开始动手以后,恐怕真的没有办法阻拦了。

另一边,龙隐一直没有注意到有人跟踪在身后。

他内功不再,又没有相应的巫术预警,更没有从巫族传承里面找到相关的信息,对超强之人自然无从感应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现在过得非常低调,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超强武功的人来跟踪自己。

而知道他身份的人,无论是南疆的身份,还是药王谷的身份,应该都没有人轻易会惹他才对。

所以,他对身边没有太多的留意。

来到医院,他立刻把医院的主要人员召集起来,吩咐道:“开会!”

实际上,开会的人员只有张宸瑞、刘春风、宁欢欢、德佩罗。

“关于医院的发展,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项目基金,上级对我们医院是大力支持的。

近期之内,应该会有十亿项目基金分拨下来。

所以,如果你们手中有什么项目,可以立刻开展了”龙隐就是把项目基金以及德林医院即将扩建的事情通知大家,一方面是让大家对未来展望,安排好未来的工作;另一方面,自然是给大家信心。

果然,在龙隐把信息传递下来的时候,无论是张宸瑞,还是刘春风,甚至宁欢欢都是非常高兴。

至于德佩罗,他关系的是另外的事情。

“龙,我都这段时间可是卖力地为力工作了,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?”

德佩罗希翼地问道,“还有,我还要钱!你这五亿不够我花,再给我五亿。

另外,你们医院没有专门的实验室,这太落后了”龙隐抬手止住滔滔不绝的德佩罗,微笑道:“实验室的事情,我正在安排!至于资金的事情,要多少我给你多少。

等会我还有其他事情找你,到时候我们再说武功的事情。”

然后,他继续把医院的其他工作安排下去。

“师父,那我们新的医院在什么地方?”

刘春风问道。

龙隐微笑道:“新的医院地址正在选择,这件事情不是一月两月能够做到的,慢慢来安排。

欢欢,你负责去和童署长接洽,从他那里接收项目基金。

要是有什么问题,到时候你联系我。”

“姐夫,我知道了。”

宁欢欢急忙点头。

她现在也是非常激动,除了为龙隐描述的德林医院的远景感到激动之外,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,龙隐承诺以后把医院给她。

这么巨大的医院,还牵涉到这么多的财富,这么多的名望,她怎么可能不高兴?

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龙隐和大家开会完毕,又处理了一下近期医院遇到的问题。

然后,他才拉着德佩罗去了一边。

把其他人部都赶走,不许任何人靠近以后,他才对德佩罗说道:“老家伙,你年龄不小了,就算教你其他的武功,你估计也没有多少的成就。

所以,我思考了一下,准备教你养生气功长春功。

这门功夫,能够让你多活点时间,延长你的寿命。

当然,我到时候还是会教你一门战斗的武功,让你有机会传给下一代。

现在,我先让你熟悉一下长春功。”

面对一个没有学习过经络、穴位的外国人,龙隐不得不亲手在德佩罗身上指点出长春功的运行路线,甚至还用太阳之力让德佩罗感受了一下“气”的存在。

“你就按照我传授给你的办法,一直静坐、观想下去。”

龙隐淡淡地说道,“学功夫,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到的。

必须得天天坚持,才能有所结果。

而要练出一点成就,那就更要坚持不懈了。

按照我的估计,你起码也得一个月,才能有气感。”

德佩罗兴奋地说道:“我会坚持的!哦买噶,我居然学会了功夫,实在太棒了!”

“你也别哦买噶了,你现在只是得到了知识,距离学会还早着呢!”

龙隐无语地说道,“还有,我再次叮嘱你,你给我记住,那是气海穴,不是什么腹横肌,也不是小肠你练了以后不会出现胞宫,也不会出现肿瘤别跟我说解剖学,穴位是看不见的摸不着的我知道现在摸得着!行了,你也别跟我扯那么多,到底是你功夫好还是我功夫好?

想学功夫,你就按照我教你的照着学就行了。”

在不同的知识理念下,想要教会一个人学功夫,还是挺困难的。

把长春功教给了德佩罗以后,龙隐才严肃地看着德佩罗说道:“老家伙,我还要和你商量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

不过在商量问题之前,我有一件问题要问你,你觉得现代医学上,制约外科医学发展的关键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