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海之畔,正午光景,天穹之上的烈日之光,向下冲破浓郁浮动的北海灰雾,化作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色光柱照耀而下,使得整个沉仙城光明大方。

这真是一个近来都极为难得的好天气,而与之相对应的,则是此时沉仙城的变化。

阳光之下,这座屹立于鳌甲之上的北海大城内,无数自内陆而来的修士齐齐在客栈或者房屋之中收集着细软,做着离开此地的准备,而有一些手脚麻利的修士,早已连夜收拾完毕,一大早便聚集在八卦广场之上,吹响天云哨,等候着天云殿的飞行种族的到来,同时闲聊声传出:

“这位道友,你也准备暂时先离开沉仙城,待两年之后再来搏机缘?”

“是啊,道友,你看我这拖家带口的,旁边还跟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。”

开口回应的是一位中年修士,观其皮毛浓厚的模样应该是距离北海郡并不远的一位北方种族,而其身旁还站着一位年岁并不大的孩子,此时正环顾四周人来人往的广场,一脸的意犹未尽。

随后这位中年修士抬起手,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在一旁孩子的脑袋之上,声音继续传出道:

“我等来自北海郡下方的天霜郡,听说北海之畔有大机缘出世,才过来碰碰运气,现在消息逐渐明朗,机缘要两年之后才有动静,而这这沉仙城周围荒芜不说,北海郡的元气实在太过稀薄,我在此处等着倒是无所谓,但是这我这个小子可正是出于修行的黄金阶段,耽误不起啊。”

此中年修士感叹声落下之后,被拍在脑袋上的小子一阵龇牙咧嘴,随后有些恼怒地挠了挠头,开口道:

“爹,周围这么多人在呢,别动不动就敲我的脑袋,而且为什么昨日神机阁才传出了一则消息,这边大家所有人都收拾东西回家,就不怕消息有诈么?”

此言一出,这位中年修士脸色猛地一板,随后咬牙切齿地继续抬起手,再一次重重地敲在一旁儿子的脑袋之上,怒吼声滚滚而出:

“老子真是恨不得把你这榆木脑袋给敲开化了,你用你的脑子去想象,谁会花这么大代价,去让神机阁传最高级别的传音灯消遣我们?

私房艺术写真

“那可是面对整个太玄之地所有郡地,而广告天下的势力可是圣庭,圣庭你小子懂么?去冒充圣庭是嫌自己命不够长么!”

吼声毕,中年修士依旧气不打一处来,继续抬手,继续一下又一下敲着自己儿子的脑袋,继续开口:

“既然圣尊他老人家决定在两年之后在北海之畔召开机缘大会,那么在此之前,其余势力便不敢明目张胆在北海有大动作,因此这些像我们这些提前来沉仙城碰运气的修士,自然要暂时回去。

“平日里老子就让你多读书,才不会像现在这般,连一点判断力都没有!”

“爹,你别敲了,我这脑袋就是被你敲愚笨的!”

“已经如此愚笨了,便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

中年修士男子的回应声之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恼怒,随后,父子俩的头顶上方,一只北海荒鸟收翅直落而下,凌空悬浮,嘹亮的声音随后传出:

“可是你吹响的天云哨,准备前往何地?”

“是我是我,我们准备前往毗邻北海郡的天霜郡。”

中年修士报出目的地之后,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正式展开,而足足过了整整一刻钟之后,双方的价格才谈拢,接着北海荒鸟再次振翅冲天而起,眨眼间便带着中年修士一行人直接消失于天际。

莫约一刻钟之后,这只北海荒鸟舒展着宽大的羽翼,离开沉仙城,向南划过天际,而在其下方,便是沉仙城五仙宗所建设的船坞所在之地。

五仙宗的效率极高,因此在船坞之地被破坏大半之后的数天,便再一次将其修缮复原对外开放,而此时这处地方同样极为热闹,一艘艘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的船只自船坞之中驶出。

这些都是在得知消息之后,准备暂时离开的沉仙城的内陆宗门势力,在太玄之地,一艘大船的价格可不菲,因此能够拥有一艘或者几艘的势力,皆有着不低的实力和财力。

如果自天际鸟瞰,则会发现在鳌甲船坞外,那些宛如片片树叶飘向前方的大量船只中间,有着一艘大船极为显眼。

这艘缓缓自船坞内驶出的大船,在阳光的照射之下,就如同内一群野鸡之中的凤凰一般,引人注目,让人无法忽视。

不仅是因为其体型是周围其余船只的数十倍大小,更是因为这艘大船的通体上下,是令人目眩神迷的金色,这种金色,是由纯正的黄金所向外散发。

换而言之,这是钱财的颜色。

而在这艘金光大船的侧方,有着三个熠熠生辉,向外散发着五彩光芒的大字:

滚金宗!

如果仔细注视,就可以看到这些五彩光芒都来自一块块价值连城的美玉和仙币,普通修士或许一辈子都难以获得其中一块,但是此时却像是不要钱般堆积在一起,组成了这三个庞大无比的宗门大字,足以可见这滚金宗的壕无人性。

滚金宗大船的甲板之上,一位位修士来来回回行走,显得极为繁忙,而在这些正在收着锚的修士之间,还有一位位穿着清凉,捧着各色水果,美味食物等妙龄女子,扭着腰肢,带着香风,带着笑容走向甲板头部。

大船甲板头部,此时放置着一张大躺椅,躺椅之上,体型肥胖的金元宝正以极为舒坦的姿态斜躺着,其圆滚滚的脸上满是笑容,甚至可以用春风满面来形容。

随后这位滚金宗的嫡系的弟子,抬起手拿起果盘之上的果子扔进嘴巴里,大口咀嚼,还顺便摸了一把身旁女修柔软细腻的腰肢,随后一脸笑意的金元宝好似想到了什么,抬起手对着远处轻轻一招。

下一息,不远处正在等待的一位修士赶忙快步上前,其尖嘴猴腮的脸上满是谄媚,来到金元宝身边轻声开口问道:

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

“咱们船上这三位贵客,你可安排妥当?”

金元宝说完之后,眸子之内满是严肃之色,继续郑重开口道:

“这几位可是公子我的大贵客,你可要好生伺候,若是有怠慢,本公子非扒了你皮不可。”

“公子您就放一百个心,小的我一定满足三位贵客的任何要求。”

金元宝身旁的修士抬手拍着自己的胸膛,信誓旦旦的打着包票,随后金元宝点点头,又抓了一块肉排放入口中,声音继续传出:

“如此便开船吧!”

“好嘞,公子!”

尖嘴猴腮的修士继续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,随后其深吸一口气,仰天发出一声响彻整个大船的吼声:

“公子有令,开船,启程!”

伴随着这一声吆喝,这艘金光闪闪,庞大至极的大船,带着令人目眩的金芒,开始加速,向着北海深处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