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吧!”

眼看着这支燕兵队伍部死去,王康淡淡的开口。

萨纳尔好奇的问道:“下一个地方去哪里?”

“下一个地方可是一场硬仗,规模要比这大多了。”

“规模大好啊,直到现在,我草原儿郎的铁骑,还没有彻底的冲杀过,早已经是饥渴难耐!”

萨纳尔开口道:“要知道我们铁骑中可是有五千匹黄驹马,这可是当初冒顿麾下死神之镰所配的战马,最强的战士,配最好的战马,现在我们也有这样死神之镰的铁骑!”

“这次你的愿望应该能满足了!”

王康淡淡道:“我近日所整出的动静,足矣引起燕军的重视,为了后方的安定,他们必然会下定决心,把我们清除!”

“但他们在合松郡的兵力,明显不足,这就需要调兵,他们能调哪里的兵呢?”

“只有离合松郡最近的宜延郡,集结两郡人马来灭掉我们……”

这些都是王康的计划,因为他的布局,使得燕军必然会如此做,进入他的圈套,按照他的设定,一步步走。

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,这是很正常的逻辑推理。

白色纱裙女郎旧地静静忆思

但王康已经游刃有余。

这是多次战争所积累的经验……

“宜延郡的留守燕军要来到合松郡,那么必然会经过一个地方……旧山坡!”

“这是必经之路,而且那里还是一个缓坡,适合骑兵冲杀……这样的话,两郡之地的燕军就可一并清除了……”

听着王康所说,萨纳尔模棱两可的点着头,他并不是太懂,但他知道,这位赵国的平西大将军,肯定是又有了什么了不起的计划。

他也不需要懂,只需要按着吩咐,去哪里,然后杀人!

他也是第一次知道,仗还可以这样打,很痛快,很舒服。

随即王康便带着胡人骑兵奔赴下一个地方。

其他的兵力都已经派了出去,他这边所带着的只有一万胡人铁骑……

“吴文,乐台,潘宁到现在还没有消息……他们离通城并不远,按说应该早就到了……”

“报!”

“各处皆发现有敌军出没活动,他们的目标似乎就是那些赶来的队伍!”

同样坏消息,一个接着一个。

听着手下的汇报,章赖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为了防止被各个击破,他选择了暂放弃各地,选择集结人马,准备联合宜延郡留守军队,把这支后方赵**队,彻底清除!

把这颗钉子彻底拔掉!

在命令下达,各地留守军队都向通城集结,有的人少,有的人多,不一而足。

但离开了当地,出动出来庇护之地,反而更容易被袭击。

这支赵军大多数都是骑兵,装备精良,机动性很强,来去无踪。

消磨之后,就是撤离。

哪怕打不过,也直接走,根本不给任何机会。

现在整个合松郡因为这支军队的出现,赵民人心异动,已经出现小股反抗苗头……

这可是如何是好?

这个赵国的将领当真是狡猾之极!

章赖不由得暗骂,突然内心一怔,莫非这是他们故意的?

故意让自己集合人马?趁机进攻?

“不好!中计了!”

章赖脸色大变忙得问道:“宜延郡白将军多会出发?”

手下一个将领应道:“白将军相当重视此事,会率领一万五千人马援助,现在应该已经出发了吧!”

“不好,这就是他们的目标!”

章赖慌忙道:“根据先前的探报,敌人只是频繁出现,只是对少部分地方攻击,修水,河谷,安昌……这几个地方,正好把我们各队之间的联系分割,这是为了现在时刻攻击!”

“而到现在,敌军的主力一直没有出现,我想他们的目标,并不是我们,而是白将军!”

“白将所率领的宜延郡留守军队,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!”

“不可能吧,他们怎么能够知道咱们会和白将军联合?”

“因为他们很清楚,我们肯定是要拔掉这颗钉子的,但凭我们自己还做不到!”

章赖惊疑道:“这个赵国的将领,也就是曙光统帅,可真的算无遗策……”

“军图,快拿军图!”

他大喊着,很快军图摆在了面前。

“宜延郡紧挨合松郡,大军过来也只有几条路可走,白将军必然是从邱城那边过来,所以敌军的埋伏,也肯定是在这!”

章赖呢喃着,但最终的埋伏之地,还没法确定!

“传令下去,大军出发!”

“大军出发?”

众将面面相觑,惊疑问道:“出发去哪?”

“去邱城跟白将军汇合,一定不能让敌军成功,同时三郡丢失,那我们南部战场可就完了!”

“可现在还有很多少人没集合过来,我们也只有八千人!”

“他们回不来了。”

“别废话,赶紧出发!”

章赖很是果断,同时也很侥幸,幸亏他提前洞察了敌军的意图,这一次,就可以找到敌人主力,化险为夷!

并且将这支赵军一举歼灭!

主力覆灭,那其他都可平定。

章赖眼中闪烁着冷光,呢喃道:“任你狡猾万分,可却是遇到了我……”

很快,章赖便率领大军出城,快速赶路!

整个合松郡,各区域,各城,各地都开始有兵力出动。

“大将军命令,让你部迅速赶往邱城,旧山坡集合!”

“是!”

丁潜接到了命令。

“大将军命令。让你部迅速赶往邱城,旧山坡集合!”

“是!”

尹微凉接到了命令!

同样的命令,由斥候传到各部,在此刻,合松郡境内,燕军,平西军,都赶往了同一个方向……

合松郡与宜延郡的交汇,邱城一带……

“收网的时候到了……”

接到通城大批燕军出动的消息,王康开口道:“他们以为看穿我的意图,还洋洋得意,其实我的目标根本就是不宜延郡的燕军,或者说不只是!”

“我的目标是合松,宜延两郡的所有燕军,逼迫他们到来,逼迫他的集合,而后一往打尽!”

“这可是计中计啊!”

王康面无表情,呢喃道:“此战之后,三郡之地燕军,部清除,从此南部无战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