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九阳学宫苏阴就是在下,不信的话,可以去九阳学宫找我的师尊陈启泰问一问。”

苏寒淡笑道:“我们武者出来行走江湖,哪有用假名假姓的道理。”

“九阳学宫竟培养出如此天骄!如果让他继续崛起,恐怕假以时日,九阳学宫将会出现元丹境强者!”

宣云宗宗主心念急转,他与苏寒已经结下仇怨,双方是不可能和解了,所以今日必须把苏寒留在此地!

“我承认很强,不过……”

宣云宗宗主微微一笑,突然抬手朝天就是一掌,一颗巨大的炮竹飞到空中,瞬间炸开。

轰!

巨大的声响,比先前那名宣云宗弟子抛出的炮竹要强上数十倍,而且火花还凝聚成一朵巨大的云彩!

太行山脉中,宫幽等人见到这朵烟火凝聚的云彩后,神情顿时一变。

……

“唉。”

苏寒轻轻叹了口气,对方是先天境强者,没办法阻止其发出信号,如今唯有在短时间内把对方斩杀,才可脱身。

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

否则被其纠缠上,等到其余人赶至,那局面就有些难以控制了。

“老头,觉得,能撑到他们赶来吗?”

苏寒轻笑一声。

“若不是这口神兵,连我一根毫毛都伤不到,大言不惭!”

宣云宗宗主冷笑一声,只是眼底深处,仍然存留着一丝忌惮。

“是吗,若是我不用它呢?”

苏寒收起方天画戟,朝宣云宗宗主走去。

“果然还是年轻气盛。”

眼中闪过一抹得逞之色,宣云宗宗主淡笑道:“我最欣赏的就是们这样的天骄,有骨气!”

“老头,小心了!”

苏寒大笑一声,施展踏空步,他双脚踩在地上一寸处,轻点虚空,以极快的速度朝宣云宗宗主冲去。

“来吧!”

宣云宗宗主身上的气息提升到顶点,体内先天罡气源源不断的涌出,在身上遍布,形成一具罡气战甲!

“老夫就不信了,赤手空拳还能破我先天罡气!”

宣云宗宗主心中冷笑一声,随后猛然上前一拳打出。

伏虎拳!

其拳头遍布淡蓝色的先天罡气,形成一道巨大的拳印,正面攻向苏寒!

雷霆戟法!

方天画戟再次出现于苏寒手中,以暴虐之姿,迎上了宣云宗宗主的拳头。

砰!

拳印被生生打碎。

宣云宗宗主也惨嚎一声,收回拳头,整个人倒退了七八步,他的拳头上,有一道十分明显的伤痕!

“不是说不用神兵?”

宣云宗宗主惊怒不定。

“我说就信啊?不愧是先天罡气,穿上之后就跟乌龟似的。”

苏寒大笑一声,继续进攻。

宣云宗宗主堂堂先天境一重强者,竟被苏寒这个胎息境八重的武者逼得一直倒退!

从始至终,苏寒都占据极大的优势,可惜因为先天罡气的缘故,他短时间内无法杀死宣云宗宗主。

“如果不是雷霆真气属于攻击极致的属性,再加上方天画戟,以胎息境的手段,还真的难以战胜一名先天,这先天罡气也太强了。”

苏寒眼神闪烁雷霆,一边凶狠的朝宣云宗宗主下着杀手,一边在心中暗暗计较着。

这次离开太行山脉,苏寒决定要尽早突破至先天境,届时他的战力定然会大幅度暴增!

如果他是先天境一重,这宣云宗宗主甚至不是他的一合之敌!

“不行,按照这样下去,如果其他人赶至此地,见到我这般狼狈,宣云宗的名声定然会一落千丈!”

宣云宗宗主一边狼狈的应付苏寒,一边心思急转,最后,他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珺珺身上。

“此子这般紧张这古魔雷兽,她此刻又仿佛睡着了,不如借此机会,挟持住她!”

念及此处,宣云宗宗主故意朝珺珺所在的方向退去,猛然间,他转身朝珺珺扑去。

他的后背,也因此硬生生接了苏寒一记雷霆戟法,只是这一招,让宣云宗宗主更快的接近了珺珺!

苏寒心中一紧,可随即又放松下来,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珺珺脖颈上的护身符闪过一抹幽光,宣云宗宗主暗道一声不好,直接被一道雷霆劈中,身子倒飞而出,重重的落在了苏寒面前。

“该死!她的护身符竟然无须自主操纵?”

宣云宗宗主头发焦黑,冒着阵阵白烟,身上的先天罡气已经薄弱了许多。

他刚刚追苏寒的时候,就消耗了大半的先天罡气,加上又与苏寒过了这么多招,如今又被护身符的雷霆劈了一下,宣云宗宗主的状态,已经跌落到谷底!

“堂堂先天,年纪也挺大了,竟然想着捉小孩为人质,真是太不要脸了!”

苏寒挥舞着方天画戟,劈头盖脸朝宣云宗宗主打去。

砰砰砰砰!

宣云宗宗主被打的在地上痛苦翻滚,身上的伤口一道接一道的出现,可至始至终,苏寒都没办法给其造成致命的伤害。

别看他此刻狼狈万分,身上全是血迹,这样的伤势其实只要修养十天半个月,就可以恢复。

“杀不了我的,他们现在应该快赶到了,死定了!”

宣云宗宗主一脸怨毒的嘶吼道。

“阿弥陀佛!”

一声佛号自远处飘来。

苏寒见状,反手一拍,方天画戟狠狠挥击在宣云宗宗主的脸颊上,他惨叫一声,直接飞了出去。

苏寒看也不看宣云宗宗主,直接抱起珺珺转身便消失在了太行山脉之中。

数息后,慧智和尚与玄阳赶至,当他们看见遍地狼藉,以及倒在远处正缓缓支撑身体,勉强站起身的宣云宗宗主后,脸色霎时间变得无比难看!

“宣云宗宗主,遇到三阶蛮妖了?”

玄阳眉头微皱。

慧智和尚却目光一动,“我察觉到了那位苏施主的气息,他不是遇上蛮妖,而是与苏施主打了一场!”

宣云宗宗主脸色阴沉,没有吭声。

“说,是不是遇上那个小子了?”

玄阳喝道。

“是……”

宣云宗宗主眼中闪过一抹屈辱之色,“老夫不是他的对手,被他给跑了。”

“嘶……”

慧智和玄阳对视一眼,心中均惊异万分。

正面对敌,先天境一重竟然打不过一名胎息?

难道苏寒用了同样的手段,偷袭了宣云宗宗主?

这个想法一经升起,两人便打量了宣云宗宗主几眼,最后否决了。宣云宗宗主身上极其狼狈,明显是被人暴揍了一顿,这绝对不是偷袭那么简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