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寒蔺君通完话后,林羞就去参加早例会了。

在走廊上遇到了梁莹莹,挎着包,似乎是要出去,林羞想着应该是要去供应商公司吧。

“梁总早。”她就当什么事都没有般,主动跟对方打了招呼。

不过只要一想到她姐姐梁娇娇那天对自己动粗的事情,再加上她这段时间无缘无故在工作上对自己的为难,林羞实在是没法对她产生好感。

梁莹莹睨了她一眼,偏开头,随即像是想到什么,又转过头来看她,而且是上下地打量,眸底还流露出一丝疑惑,“……没事了?”

她看起来并不严重,那天干嘛一副马上就会倒下的样子?看得人心惊胆战的!

林羞挑眉,“我有什么事?”难道是梁娇娇跟她说了那天的事,所以她以为自己怎么了吗?

梁莹莹收回目光,掩饰性地撩了撩头发,道:“请了两天病假,我以为身体有什么问题呢,看起来挺精神的。”

原来大boss帮她请的是病假,她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请假。

笑着跟梁莹莹一起进了电梯,道:“已经恢复了,谢谢梁总关心。”

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,梁莹莹口气不是很热络地道:“我这几天会经常需要外出,例会估计也参加不了了,既然回来了,正好填补了客房部无人参加的空白,从今天开始,例会上的进度每天都要跟我汇报一次。”

“好的,梁总什么时候会在公司?”

百花丛中笑颜美女图片

梁莹莹皱起眉,“不一定,把整理好的开会资料发到我邮箱就好。”

“好的,”电梯很快到了3楼,林羞走出去,“梁总慢走。”

林羞走到会议室,其他部分同事也都陆续赶来,很快秦总也到了,例会如常进行。

结束后,秦总单独叫住了她,语气温和地道:“休息了两天,身体好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,谢谢秦总关心。”

秦总意有所指地道:“不过倒是挺让我意外,帮请假的是……”

林羞心跳蓦地加速,以为他会说出寒蔺君来,结果听到他说:“……任助理。”

林羞:“……”

这种情况下,寒蔺君和任助理好似没什么区别吧?

秦总自顾自地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和寒总熟悉是因为和任助理是旧识,所以是任助理为引荐的吗?任助理真是的贵人~”

他又说了些任助理的好话,林羞不能反驳,只能干笑着应和,心里却很想发笑。

回头记得问问任助理,他是怎么跟秦总说的,让秦总以为两个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。

秦总话头一转,又道:“这几天梁经理会比较忙,查视频的事情她跟我申请等她忙过了这一段再进行处理,我同意了。”

林羞目光一凛,又要搁置了吗?她忍着暂时不问罗兴的事情,道:“可是,时间拖得久了之后,就怕很多事情不好查了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想的,”秦总道,“所以,我决定暗中瞒着她进行调查,这件事情就交给,相信的办事效率,希望能比她查得快。”

这正中林羞的下怀,她点头道:“好的,我一定会尽快查出来。”

“正好这几天总部也下了令来,不许随意处置辞退员工,所以我就先让小杜和罗兴回来了,有总部的这份命令,梁经理暂时也没话说。”

林羞正想要问罗兴呢,见他主动提起来了,便顺势问道:“我看到小杜了,可是没看到罗兴,他今天休息吗?”应该不太可能,毕竟是刚回酒店,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快排到他轮休。

秦总道:“我暂时将他调去开车了,专门负责去机场接送客户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酒店有专门的收费服务,为有需要的客户接送机,林羞放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