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方寻之所以跟许广成扯这么多,只是为了让那家伙放松警惕。

而且,如果不是见电梯里有摄像头,怕引起骚动,方寻刚才就想动手了。

听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装逼,真的很难受啊。

等到许广成走出一段距离后,方寻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。

来到3208房间门口后,许广成一手搂着女孩,一手拿出房卡打开了门。

许广成前脚刚进入房间,方寻后脚就跟了上去,闪身躲进了浴室。

砰!

很快,门被关上了。

一想到马上这个女孩就要被自己占有,许广成就激动的脸色通红。

他迫不及待地将女孩扔到了床上,然后直接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这时,女孩还有一丝理智,她一边挣扎着,一边有气无力地道:“许导别这样……别这样……”

“别哪样啊?”

清纯美女舒展眉眼高清外拍图片

许广成浪荡一笑,道:“贝贝,只要你今天让我舒服了,下一部剧我让你做主角!”

“我……我不做主角……你放过我吧……”

女孩一脸惶恐,眼眶都红了。

本来今天许广成约她一起吃饭,说要谈谈下一部剧的拍摄事宜,所以她就去了。

可哪知道,许广成竟然在自己酒里下了药。

她早听说过许广成在圈内名声不好,喜欢玩女明星。

但,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,她也不好说什么。

可让她惊恐的事,许广成的胆子竟然这么大,敢用强。

如今,自己动也动不了,喊也喊不出声,只能寄希望于刚才那个年轻人身上了。

而且,刚才那个年轻人好像也跟着上楼了。

可是,那个年轻人已经知道了许广成的身份,他会不会害怕了,不敢帮自己了?

这时候,许广成已经脱的只剩裤衩了。

他邪笑道:“贝贝,既然选择了做明星,那你就该有随时献身的觉悟。

你要知道,有好多人都想做我下一部剧的女主角,等着被我宠幸。

可我为什么选择了你?一来,你不仅长得漂亮,而且可爱又甜美,我很中意你。

二来,听人说你是圈内少有的保持完好之身的女明星,所以,我更加想得到你了。

你放心,只要你能乖乖配合我,我保证以后将大把的资源给你……”

许广成一边说着,一边走了过去,因为太过于激动,他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
女孩低声呐喊,可是脑袋昏昏沉沉,身体软弱无力,根本喊不出来。

许广成嘿嘿笑道:“行了,你就别喊了,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掌中之物了,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,你就别挣扎了……”

说着,许广成就准备扑向女孩!

但就在这时,房间里突兀间响起了一道散漫的声音。

“许导啊,女人是拿来疼爱的,而不是拿来欺负的。

既然人家姑娘不答应,那你为何要强求呢?”

“卧槽!谁啊?!”

许广成在得知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人时,愣是直接吓软了!

他猛地一转身,就看到一个身材消瘦挺拔,穿着普通,脸庞清秀的年轻人,叼着一根烟,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

“是你?!”

许广成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这家伙不是刚才自己遇到的那个吊丝么?

这小子到底是人是鬼啊,他是怎么进来的,自己怎么一点儿都没察觉到?

方寻咧嘴一笑,“许导记性真好。”

许广成紧紧地盯着方寻,“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”

“当然是跟着你一起进来的啊。”

方寻耸了耸肩,笑道:“哦,刚才许导太投入,没注意,正常,正常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许广成沉声道。

方寻吐了口烟,道:“我这人最不喜欢看到美女被欺负。

所以,你懂的。”

“呵呵,小子,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你不就是想讹点钱么?”

许广成冷笑一声,道:“我给你十万,你立马从我眼前消失。”

方寻没有回应,只是静静地看着许广成。

“怎么,不够?”

许广成皱了皱眉,“行,那我再加十万!”

方寻依旧没有回应。

许广成见方寻还没反应,顿时就怒了,“小子,贪心不足蛇吞象,还是见好就收吧!

你要是惹恼了我,我分分钟教你做人!

要知道这里可是羊城,是我的地盘!

羊城同福商会的会长是我朋友,我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上百人!”

“说完了?”

方寻淡淡地问了句。

许广成见方寻竟然不害怕,顿时有点懵,“小子,你他妈是不是没听懂啊?

我是许广成,羊城的大导演,同福商会的会长是……啊!!”

许广成话还没说完,方寻直接一巴掌就甩了过去!

许广成惨叫一声,肥胖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,砸在了墙上,又滑落在地。

他的嘴角被打的流血,牙齿都打落了几颗。

许广成显然没想到方寻竟敢动手!

他从地上爬了起来,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咆哮道:“小子!你完了!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我……”

砰!

不等许广成把话说完,方寻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!

“哦!——”

许广成嚎叫一声,再度飞了出去,吐出一口酸水。

床上的女孩将一切都给看在了眼里。

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睁得老大,根本没想到这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竟然这么生猛。

不过,在听到许广成刚才说的话后,她又开始担心起方寻的安危了。

许广成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正准备说话。

方寻手往外面一指,“滚!!”

“你……你等着!!”

许广成放了句狠话,连衣服也顾不上穿了,直接逃离了房间。

等到许广成离开后,方寻走到了床边。

不等女孩说话,方寻直接道:“脱衣服!”

“啊?!”

女孩一听,顿时就懵了。

什么情况,难道赶走了狼,又迎来了虎?!

这男人不会是看自己漂亮又可爱,想把自己那个啥吧?

“呃……”

方寻摸了摸鼻子,歉意地道:“不好意啊,我的意思是,你脱了衣服,我来帮你化解身体里的药物。”

“你……你还会医术?”

女孩声音虚弱地问道。

“会。”

方寻回了一个字,然后从口袋拿出了一个布包,里面整齐的排列着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。

看到银针,女孩也相信了方寻的话。

只不过,女孩的脸色越来越红了,她虽然知道这个男人是想帮自己。

可这个男人难道就不知道女孩子的矜持吗?

丝毫不掩饰,这么直接就让自己脱衣服?

方寻都已经捻起了一根银针,见女孩还没动,奇怪地道:“怎么还不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