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人的嘴巴,往往没有行动真实。所说的讨厌,肯定就是相反的喜欢。对吧?”

“……”她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。真没见过,像他这么不可一世的男人。

为了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,他轻抚着她脸颊的手,婉转的落在她的脑后,霸道的扣着她的后脑勺,强势的吻着她。

他的吻技太过高超,足以扰乱她的心。被动的跟着他走。亦或许是她的心里有他,太过爱他,所以才会这样。

“少奶奶,真的别生气了,若再生气的话,怕是我只能够用大招了。”他冲着她邪恶一笑,连同眼神里,都是坏坏的神色。

“还能怎样?”她快速的说完,继而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。

“就地正法了,反正我不在乎。”他一个字,一个字清清楚楚的对她说出来。

“流氓。”她趁机推开他,往电梯大步走去。“以后出门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我有认识。最后各走一边。”

“刚刚谁还说,我没有告诉世界,是宸晴集团的少奶奶来着,怎么现在这么快,就要跟我这个宸晴集团的少东家,划开界线了啊?”

“要不,走楼梯下去?”她站在电梯里面,推着墨北宸的身体,不打算让他进去。

“我怕会迷路,又怕在电梯里遇到色狼,索性就勉强和一起坐电梯下去吧,当一回的保护神。”他大步迈进去,大手男友力爆棚的搂着她的肩头。继而按了一下一楼的电梯键。

“色狼?是指么?”她抿嘴一笑,依偎在他的怀中。“若离我远一点,其他的色狼,怕是也不敢再靠近我了。”

大舅的妹妹美眉

“呵呵……真会嘴硬啊。”他用手轻轻的捏着小女人的脸蛋,举止温柔又宠溺。

“疼啊。”她大叫一声。

“那我帮少奶奶吹吹。”他站在她的对面,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。

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开启。

“少爷,少奶奶好。”

突然,外面回荡起一股气势磅礴的声音。

秦雨筱听着那称呼,吓得赶紧推开对面的墨北宸,他却一直握着她的手,将她整个人都从电梯里拉出来。

酒店大厅里面,属于宸晴酒店的工作人员,上至大经理,下至清洁工,部都到场,一致对着他们二人行礼,恭敬的叫着。

这一幕定然是把小女人吓坏了,即便她是秦家的大小姐,可是这么大的排场,她还是第一次经历。

秦雨筱脚上穿着的高跟鞋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而那被墨北宸握着的手,她也反力紧紧的攥着。

这些人秦雨筱虽然叫不出名字,可是他们的长相,还是让她很熟悉的。毕竟她来宸晴酒店的次数,已经有些数不过来了。

最前面的那个男人,不就是刚刚的叔吗?而在叔的后面,则是酒店里的几大经理。

偌大的酒店大厅,站满了工作人员,目测大概也有四五百人吧。

“少爷,少奶奶。”叔走近他们俩的跟前,恭敬的服了服身体。“午餐我已经安排人,为们准备好了。今天中午宸晴酒店,将不在对外接待任何一位客人。”他说完后,伸手向他们示意,所准备好的餐位。

“嗯。”墨北宸一手握着小女人的手,一手随意的插放在裤子口袋里。一脸高冷的回答着。继而对身边的小女人,温柔的说:“走吧,先把午餐吃了再说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筱抬头盯了一眼墨北宸,程她都没能够说出一个字来。左胸处那颗心脏,嘭嘭嘭的狂跳不止,紧张得连赶路,都显得那么的被动,完就是墨北宸搂着她的肩头,带动她脚步行走的。

‘少奶奶’?宸晴集团的少奶奶!怎么会变成这样?

叔为他们准备的,是一个总统豪华包间,那张大型的圆桌,足够容纳五十个人用餐。其餐桌上这会儿已经准备好了,酒店里最精品的菜肴。

光是服务生站在包间里,就有十位等候着侍候他们。

墨北宸绅士的为秦雨筱,将餐桌前的椅子拉开,握着小女人的肩头,把她按坐在椅子上。

这会儿的小女人,一切都是被动的,他若不帮她的话,她肯定只会愣在那里,激动得什么都做不了。

“少奶奶,这是宸晴酒店里,最精品的菜肴,分别有……”服务员站在秦雨筱的一侧,向她隆重的介绍着,关于偌大餐桌上,所送来的菜肴的菜名,甚至连同其中的食材都说了。

只可惜,秦雨筱这会儿耳朵里,完听不到服务员所讲的任何一个字,只有心里所想。

“雨筱,怎么了?”墨北宸似乎感觉到,小女人的手心里,有沁出细细的汗来。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她回过神来回答,正视着墨北宸,犹豫了一会儿,小声的说:“可以……让他们出去吗?”避免让周围的人听到,她刻意凑近他的耳边讲的话。

“叔,让他们都出去吧,也去忙吧。”墨北宸吩咐着身后的叔。

“好。”叔对服务生,还有两名经理说着,然后与他们一起出去。

最后,偌大的包间里,只剩下秦雨筱和墨北宸两个人。

他们一走这里就空荡荡的,原本压抑的气氛,顿时好了很多。

“跟我跑了一个上午,肚子肯定饿了吧?”墨北宸拿起筷子,为她夹了一些,她喜欢吃的食物,放在她跟前的碗里。“尝尝这个好不好吃。做法跟外面小酒店的不同。”

“……”她没有说话,而是伸出手去,捏了一把墨北宸的脸颊。

“啊……”墨北宸疼得叫唤起来。“干嘛?不带这么报复的吧?”

刚刚他在电梯里,捏了一下她的脸,这会儿她是在反击么?

“会疼啊?不是梦?”她还在震惊之中,就像梦一样。

“当然会疼了,可惜不会疼啊。要不我捏一下如何?”他打趣着她,伸手落在她的脸上。她虽然没有回答,但有点头示意可以。“我怎么舍得掐呢?”

他只是将温热的手掌,轻轻的落在她的脸颊上。摩挲着她的肌肤。

“这里宸晴酒店,那些人叫少爷?叫我少奶奶?难道真的……宸晴集团真的是们墨家的吗?”直到此时,她依旧还在质疑。

“当然是真的了,现在是宸晴集团的少奶奶。”他微笑着回应她。

“宸晴集团啊!宸晴集团的少奶奶呢!这怎么可能啊?”她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,用力的敲打着。

宸晴集团有多庞大,资金有多雄厚,整个球都有属于它的产业。它的管理者肯定不是常人,然而,谁又能够想像得到,它的老板居然是一个五十初头的中年女人啊。

“怪不得……”她独自喃喃着。

“什么怪不得?”墨北宸不明白,她在说什么。

“怪不得第一次见妈妈的时候,突然秦雪雪的广告,被合作商给换人了呢。

我现在才明白,肯定是秦雪雪得罪了妈妈,所以妈妈才会让那个导演,换成了如今当下近半年内,红了半边天的尹诗月。”她回忆着第一次见沈悦婉的情况。

当时沈悦婉身着一套清洁工的衣服,秦雪雪对她的态度很不好。沈悦婉的脚还受伤了。她身为一名医生,刚好经过为她上了一些药。她的运气似乎也太好了,那种情况都会遇到将来的婆婆。

“别在去想其他的了,什么宸晴集团少奶奶不少奶奶的,我可一点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秦雨筱是我墨北宸的女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