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洪荒武士也是会使用高处传讯的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的指挥战斗或传递信息,这种传递方式固然只能是最简单的方式,但对于发现目标这种简单的信号来说,本就十分简单就能达成。

比如挥舞一下树支,就成了,不但可以表示发现了目标,还能表示出指向来。

但一瞬后,张静涛又扫了一眼那些石笋,以及发现这些咢鬼武士的面具对视线的影响很大后,心中一动,却不想跑了。

可以一斗!

张静涛这么想着,就在火羽也劝他逃跑的时候。

花棍则拖着那八个咢鬼武士,绕着圈儿,在跑回来。

张静涛就断然说:“敌人的追击,包围圈极小,我们输出三人组的攻击面足以覆盖,你们三人散开,离开一些距离,准备飞石阻止敌人,我来接应花棍,若实在不敌,你们只管逃跑。”

火羽不由问:“逃去哪里?”

张静涛道:“尽力去火羽族吧。”

彩虹终于道:“不,如果可以,带我去丝族。”

张静涛心中一松,彩虹的资源,对丝族人太重要了,这整个联盟,如排山倒海的压力,压着丝族的发展空间。

若太湖祖地不保,华夏文明必然受到冲击。

文艺恬静女子赏白梅花开图片

张静涛也不矫情,很干脆道:“好!那就麻烦师傅了,师傅也可去我丝族看看,就知道我为何说,丝族能带领火羽族脱离生存危机了。”

火羽道:“不过是能烧野鸡汤而已。”

张静涛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至亲的人,吃到这野鸡汤时的幸福?”

火羽愕然道:“天,的确是呢,我又觉得这野鸡汤好厉害了。”

张静涛又微笑道:“丝族带给大家的,将是生活!而不是仅仅是生存!”

生活!不仅仅是生存!

这是人类的傲然!

火羽忽而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,不由道:“好吧,我就去丝族看看!但我如何进入丝族?你不是说,她们都住在夕岛上?”

张静涛又想到龙女的故事,道:“你只需要把白铜刀送到夕岛上去,便会有人接你去洞庭的,此刻,快布阵。”

一诺听到白铜刀可以敲开夕岛的大门后,眼中闪烁,不知在想什么。

几人却没注意到一诺的神色,火羽只应了一声,三人赶紧退开。

而张静涛,仍没用大盾,只用了他的臂盾。

花棍终于绕过来了,在狭窄的石笋间绕着蛇形跑,间或还击一飞石,延缓追近咢鬼武士。

在被后背击中了二下冰块,闷得呲牙咧嘴中,花棍一个跳跃,终于快接近张静涛了。

张静涛就叫道:“别慌,本仙君来救你了。”

花棍亲身经历了这次可怕的诱敌后,都急了,大叫道:“救什么救,还本仙君?你以为你真是神仙啊!快逃!我们根本顶不住他们的,要知道这还没算咢鬼将军呢,别挡着我!你只要帮我拦一下追得最近的咢鬼武士就行!”

的确,最近的一个咢鬼武士,都追在了花棍身后几米,要不是为了速度,也为了用这种逼迫法来冲击逃亡小队的阵势,这武士必然又死命砸飞冰。

但就是如此,这武士也在花棍的背上砸了二块飞冰。

花棍只利用步伐,和腿比身躯细,不容易打中,逃过了腿部的袭击。

一诺最近对花棍的实力是很清楚的,见他一点信心都没有,不由担心。

四人可是已然决定要斗一斗再撤的。

一诺和火羽、彩虹虽已然各自躲到一片石笋后面后,三人可以利用地形攻击咢鬼武士,但一诺只怕张静涛顶不住,到时候,自己三人艮本来不及撤走。

一诺忍不住也大叫道:“花棍说得也没错,我看不如就让彩虹先跑,我们顶一阵,而后再跑!”

火羽怒了,咬牙道:“我看伏夕说得对,即便我们逃走,以后也会被围杀,拼了!拼不过再逃,到时候,逃出几个是几个!”

说话间,花棍已然和张静涛错身而过。

张静涛错身时,很有技巧,他是笔直冲着花棍去的,正是如此,花棍才会说,不要挡着他。

为此,当张静涛闪过花棍,出现在追得最近的那名咢鬼武士面前时,那咢鬼武士都一愣,身形都吓得一个急刹车,张静涛却不会迟疑,冲上前去,长戈抡起,一戈攻向了这名咢鬼武士。

花棍错身而过,略回头,冷笑道:“自己找死,却是无法了,别怪我们先走一步了。”

张静涛只听到前面四个字后,就一语双关,呵一声:“给爷闭嘴!”一戈敲在了咢鬼武士的面甲上。

那咢鬼面具的防御力的确很强,而张静涛的这一击,其实也很仓促,为此,打击力度并不大,这咢鬼武士只是一震,还能用咢龙钻架他的长戈。

张静涛一勾长戈,把这咢鬼武士的咢龙钻拉住。

那咢鬼武士的发力本就向前,哪里料到张静涛会这么拉,一下就被带着走。

并且张静涛速度极快,转身拉着这咢鬼武士跑,一刻都不停,而后,巧妙绕过了一处石笋,那长戈却从石笋上方卡入到石笋间,而后才下落,继续拉着这咢鬼武士跑。

一瞬后,这咢鬼武士的咢龙钻真的会钻石缝了,就钻进了二只石笋的缝隙间,卡住了。

这冲击力之下,咢龙钻本就制作得粗糙,那石笋的表面更是摩擦力极大,这个咢鬼武士就艮本无法拔出他的手臂来,若要解开这个咢龙钻,则要花费十来分钟,可此刻哪里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让他慢慢解开咢龙钻?

为此,这人竟然就这么失去了战斗力。

张静涛松开了长戈,向前顶去,那咢鬼武士本早已抓住了张静涛的长戈,可在张静涛如此发力冲击之下,他哪里还敢再抓着,连忙放开。

张静涛也不再和此人纠缠,因为后面的咢鬼武士见状,凶猛冲来了。

继而,花棍等人就见张静涛亦是在石笋间绕圈,和那二个武士过招,那长戈或引,或逼,只三四个回合,那二个急于把他置于死地的咢鬼武士想用咢龙钻冲击他,却都上了大当,也是卡入了石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