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谢谢您嘞。”

不等顾锦浩话说完,叶萌已经伸手拉开洗手间的门,把他推了出去。

顾锦浩气的站在洗手间门口不知道怎么办,这会儿江芜也过来了,抱着臂,对着顾锦浩笑,“顾少这癖好可不好,容易挨揍,知道吗?”

顾锦浩看着江芜,没有说话,直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。

叶萌上完洗手间出来,江芜跟她一起回到座位上,他用脚踢了踢叶萌的脚,“唉,刚才在洗手间那么久,你俩干啥呢?”

“他说我想勾引你。”叶萌一边系安带,一边说道。

江芜一怔,脸都吓白了,“你可别啊,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的。”

“我对你也没有兴趣。”叶萌翻了一个白眼。

江芜这才拍了拍胸脯,“那就好,那就好,要不然,三三非得打死我不可。”

下了飞机,顾锦浩问叶萌,“叶萌,这几天你住哪里?”

叶萌用嘴努了努,指江芜,“我不知道,问他。”

顾锦浩还是有点不太敢跟江芜说话的,他没有问江芜,反而又来劝叶萌,“叶萌,你听我一句劝,不要跟他走的太近,如果你这几天在这里没有地方住,我可以给你安排,不要依附这个男人。”

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

这时江芜已经叫好了车子,在那头叫叶萌,“叶萌,车子到了,走了。”

叶萌朝着顾锦浩挥了挥手,“拜拜。”

顾锦浩看着叶萌跟着江芜一起上车,他气的胸口疼。

他掏出手机,给顾佬打电话。

“外公,我今天在清城这边看到叶萌了,你知道她跟谁在一起吗?”顾锦浩心里带着怒气,“她跟江芜在一起。”

“嗯,那怎么了?”顾佬还在摆棋子,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“江芜是淮城江家人,是墨家一系的,外公,你就不管管叶萌吗?”顾锦浩听到自家外公那不太在意的模样,只当外公并不知道江芜是谁,于是他跟外公解释一下。

却没有想到,得到的回答是,“叶萌她有爷爷,也有爸爸,有家长管,我管她做什么?”

顾锦浩还想说什么,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顾佬又开口,“听你这口气,你还挺想管萌萌的事情的?”

顾锦浩轻咳了一声,“我管她做什么?”

“你不管,你给你打电话干什么?那我挂了,忙着研究棋局呢。”顾佬说完,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顾锦浩听到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,心里就更气了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。

——

叶萌和江芜一起打车到了一栋别墅。

这栋别墅建在市区繁华地段,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,建这么大一栋别墅,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。

江芜敲开门,来开门的好像是别墅里的佣人,也认识江芜,打开门,叫了一声,“江少。”

“三,三三怎么样了?”江芜问了一句。

那位佣人有点懵,“三三?”

“就,就是墨三啊。”江芜解释了一句。

佣人知道墨锦城在家里排老三,人称三爷,可是还没有人敢叫他墨三的。

“还在昏迷,四爷在楼上照看着呢。”佣人回道。

江芜点了点头,对叶萌道:“走,上去看看。”

叶萌跟着他一起上楼,佣人也没有跟着。

两人到了楼上,江芜直接带着她到了第二间门口,轻轻的敲了一下门。

里面一个男人走了出来,跟墨三有几分像,不过他倒是比墨三看起来暖得多,温文尔雅的模样,穿着一件白衬衣,黑裤子,很干净的装扮。

“江芜。”他叫了江芜一声,声音也是很温柔,很干净的。

“伤的重不重?”江芜问。

“还好,比起以前的伤,算是很轻了。”男子开口道。

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江芜抬手要推门进去。

男子朝叶萌看过来,“这位是?”

江芜介绍道:“就是你哥口中的萌萌。”

男子朝着叶萌点了点头,江芜又跟叶萌介绍,“这位是墨三的弟弟,叫……”

他想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,难道要叫他墨四?

想了半天,男子自己伸手过来,“你好,我叫墨楚离。”

叶萌伸手与他相握。

他的手与墨锦城的不一样,很温润细腻,像是没有做过什么重活的人。

“你们进去吧,我下楼看看。”墨楚离对着江芜说完,转身下楼。

“走吧。”江芜带着叶萌进去。

站在床前,叶萌看到墨锦城侧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额间还有细密的汗。

“啧啧,这是连止疼药都没有用啊。”江芜绕着床转了一圈,说了一句。

叶萌走到床边,蹲下身子,轻轻的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汗,只是当她的手落在他脸上的时侯,被他额上的温度灼到了。

“他发烧这么重,怎么不送医院呢?”叶萌惊了一下,慌乱的问道。

“他不爱去医院,就算给他送到医院,只要他醒来,也是要回来的,说不定他会自己跑出医院,到时侯更麻烦。”江芜很了解墨锦城,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真不听话。”叶萌看着床上他痛苦的样子。

“对,他就是不听话,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病人,哦,不,是人。”江芜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那他现在这么烫,就不叫医生来看看吗?”叶萌心里焦急。

“有家庭医生,应该有药。”江芜说道。

“应该打针。”叶萌咬着牙,“这样的高烧,吃药哪里行?”

“刚才你自己也说了,他不听话,你觉得他会乖乖的在这里打针吗?”江芜不知道从哪儿摸来一个桔子,一边剥一边说道。

这时墨楚离又进来,开口道:“江芜,你既然来了,那最近你来照顾我哥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了?”江芜咽下一瓣桔子,“你这从国外回来一趟,就待一天,就要走啦?”

他笑了一下,“那边有事。”

叶萌莫名的觉得他这个笑有些苦涩。

“是你那未婚妻又不相信你了吧?又在跟你闹?叫你回去?”江芜走到他身边,用手肘撞了他一下。

他垂眸,让人看不清情绪,“我明早的飞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