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们努力,她们积极,她们是粉丝们的榜样。

谢夫人看着林轻轻认真的样子,她甚至想把民政局给轻轻搬过来。

甚至她想,轻轻可以像小舒一样和闵慎先婚后爱。

……

“阿姨,我好了。”林轻轻结束,看着谢夫人思绪还在发散,她开口。

若是林轻轻不开口,谢夫人的脑子都已经幻想出,谢闵慎和林轻轻的孩子性别,孩子名字了。

林轻轻突然想起自己的鬼迷心窍,想拒绝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阿姨,我要不先回一趟家?回家收拾收拾自己?”林轻轻想溜之大吉。

谢夫人伸手顺顺林轻轻的发丝,“不用,现在就是最美的。”

车上,林轻轻提前警告云舒,别见她的时候太尴尬。

云舒却因为身边少了两个看她的人,解放的飞起,结果又犯起了旧案,偷吃零食。

谢闵行一天N个电话打,云舒手机干脆直接丢在一边儿。再打,她听不到,不接。

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

于是,她完美的错过林轻轻的提醒。

谢闵行在公司越发的和颜悦色,电话一遍遍打不通,他还在摇头无奈的笑。

这个笑容有点甜。

接着,谢夫人又联系谢闵行,“轻轻晚上到我家做客,晚上下班直接去老宅,小舒我直接接过去。”

“好的,妈妈,顺便帮我检查检查她有没有偷吃零食。”

谢夫人:……

两个幼稚的孩子。

既然是打着云舒的旗号,谢夫人为了不引起林轻轻的紧张,于是带她直接去找云舒。

人未到,声先到,“小舒,看谁来了。”

云舒:“我的妈。”她发誓没有吃零食,这些都是别人送的。

她慌里慌张的收拾零食,各种藏。

“妈妈,我来了。”云舒分别看了看几个藏零食的地方,然后跑过去开门。

“林轻轻,怎么来了?”云舒看到的不是谢夫人的脸,而是林轻轻的俯视图。

林轻轻尴尬的摸摸鼻尖儿,她不是给云舒发消息了。

“不会真要和闵慎俩……”云舒说话直接,她这是将谢夫人的目的挑明了。

谢夫人真是觉得娶了个宝贝儿媳,她正愁没话开头呢,小舒就给她了一个话头。

“轻轻,晚上闵慎也回来,介绍们认识认识,他现在是个副市,平时忙一点,今天是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云舒也点头,她将林轻轻拉回自己家,谢夫人知道小姐妹有话聊天,她在不方便。

于是说道:“小舒,妈去吩咐厨房做着和闵行的饭,和轻轻好好聊聊天,要对轻轻客气点,她可是我们请来的贵客。”

云舒还在震惊中没回来,谢夫人走后,她立马质问林轻轻,“怎么没坚持住?”

她们两个好姐妹真的要做妯娌了?

哦,NO!

她从未想到过这一点。

因为自己是先婚后爱,云舒觉得自己没有谈一场爱,所以她特别希望,林轻轻作为一个光彩夺目的明星,她的身边可以有一个充满安感的人,并且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。

要先谈爱后结婚。

林轻轻:“姐妹,手机呢?”

云舒从沙发缝隙找自己的手机

“要我手机做什么?出来的时候没有告诉林爷爷?”

“好好看看我给发的什么。”

云舒好奇的打开手机,入目都是谢闵行的电话和微信。

“说的什么?”云舒一直往下翻看。

结果,云舒最后看到来自林轻轻的短信。

“真是手机不能离身哈,呵呵。”云舒那叫一个尴尬。

林轻轻第一次来到云舒家,她四处参观一番,满意的点头。

“小舒真是嫁对人了。”

“比如?”

林轻轻心思细腻的指了指家中的一些小角落,上边都是生活的气息,然而,云舒是从来不会关注这些细节的。

她在日常生活的琐事上神经大条,却在关乎大事上边心思细腻。

在生活中,云端别墅一直有云婶负责装扮家庭。

在谢宅一直由谢夫人注意生活的细节。

而她们的家,一直是谢闵行在整理。

据说,整理家务最多的那个人,是最爱这个家的人。

“小舒,确定老公不是打着一千瓦的电灯泡找的?”什么狗屁娃娃亲,会不会就是骗他们的?

要不然,云舒的运气也太好了吧。

云舒经过林轻轻这么一说,自己也得意起来,“这么说,我老公这么好啊。之前就知道他疼我宠我惯我,没想到,他是最爱我们这个家啊。”

林轻轻:得了便宜还卖乖!

云舒裹了件厚外套带着林轻轻出门,“走,我带熟悉熟悉谢家——紫荆山。”

林轻轻权当过来免费旅游,观赏一下富家生活。

结果,云舒说:“如果咱俩真成妯娌,要提前摸清楚路,我刚来第一天就迷路了,敬茶还被怼。”

说起这个,云舒就不美好了。

遥记得那天,来自谢闵行的混蛋,设计她,陷害她。

刚才云舒心中谢闵行好感爆棚,瞬间干煸。

等着,晚上就要找谢闵行的茬。

她信心满满,勇气鼓鼓的决定晚上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他一顿,当初让她哭的仇,需要报了。

林轻轻伸手轻轻打了云舒一下,“混货,说啥呢,咱俩咋可能是妯娌。我今天来也是为了打消谢阿姨的积极性。将谢阿姨内心的萌芽掐死在心中。”

云舒:“我小叔子其实挺帅的,说真的轻轻,是喜欢的类型,如果一眼就爱上他怎么办?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云舒似乎没有听到拒绝,“如果我们是妯娌,我决定天天去家串门,然后天天拉着逛街,虚度光阴,浪费大好年华。”

林轻轻:“就这点出息。”

云舒:“要不也休学一年?开学的时候我们一起,天天上下学,和小时候一样。”

林轻轻摇摇头,她回不去小时候了,她妈妈没有了,她就没有了童年。

小时候的记忆是留在她心底最珍贵美好的记忆。

“小舒,我多想回到以前啊。”

林轻轻的内心呐喊。

云舒还在坐着美梦,“轻轻,觉不觉得和我做妯娌很好?要不真的嫁给我小叔子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