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顿饭,确实是团圆饭。

从王康大婚之后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,这还是第一次一家人都在。

而且还有外公苏定方,这更加含有特殊的意义。

一家团聚!

宽畅的大厅,已经摆上了很大的桌子,桌上美酒佳肴,气氛好不热闹。

众人落座,酒入杯中。

作为富阳伯爵府的家主,王鼎昌率先举杯站起道:“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。”

“所庆有二。”

“其一,我儿凯旋而归,当然对于我来讲,什么凯旋不凯旋的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平安,应该说是平安归来。”

“其二,也是很重要的一个,我们一家真正的团聚。”

王鼎昌说着目光落在了苏定方的身上。

此刻他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,其中的心酸只有自己知道。

和服少女

最初就是因为得不到苏定方的认可,让两家分割,苏容被赶出家门,有家不能回。

这也导致,原本很完美的家庭一直都有一个缺陷。

王鼎昌也一直在努力,努力想要得到苏定方的认可。

而王康的回归,给了他一个惊喜。

父女和睦,一家团聚。

思绪闪过。

王鼎昌开口道:“我提议这第一杯,应该先敬长辈,祝他老人家,长命百岁!”

“对,敬长辈。”

“敬外公。”

一众人都举起了酒杯。

“百岁,我就不奢望了。”

苏定方开口道:“谁都逃不过生老病死,这是自然规律,但我庆幸的是,能在晚年醒悟,才能有现在的团聚……”

“您说这个干嘛。”

听到此,苏容开口道。

“我要说,这些话再不说就真的已经晚了。”

苏定方接着道:“因为我之前的个人原因造成亲疏有别,家不是家,亲不是亲,这么多年来,也给你们带来很多的伤害。”

“爹,您别在说了。”

苏容的眼眶已经湿润。

“回想起来,我这一生行的正,走的直,自问也算问心无愧,但我做过唯一一件错事,就是在岁日,把你赶出了家门!”

苏定方低沉道:“我记得很清楚,那一天,下着很大的雪,正是准备吃饭的时候,我把你赶了出去。”

“至今我记得你凄厉的哭喊。”

“爹。”

“也因为这件事,当然得饭也没吃成,岁日家家团圆……”

“在这一点上,我要感谢康儿,是他点醒了我,还有什么事,能比一家人和和睦睦更重要呢,就像现在!”

“爹别说了,这不是挺好吗?”

“对!”

苏定方深吸了口气道:“一切都挺好,我现在也没什么其他念头,就想着能在临逝前,能抱上曾外孙,那我死也瞑目了。”

“爹,您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

“外公,您一定能抱上的。”

“您还要长命百岁呢?”

“好!”

“那我长命百岁!”

“来喝酒!”

“喝酒!”

“举杯!”

场面是有些伤感,但更多的是温馨,有笑有泪,才是真正的家。

看着这一幕。

王康心情也前所未有的好,前所未有的放松,自己所一直追求的不就是这样吗?

也是为了这个家,为了身边的人,才到处的奔波,不断地想要发展!

就是为了能够守护好身边人,守护好这个家……

那么,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推杯换盏,举杯相庆,气氛也是越来的越热烈。

苏定方彻底的放开了心神,融入了进来。

林语嫣和李清曼也很会来事,一左一右的坐在旁边,夹菜问候,让其喜笑颜开。

但在不经意间。

王康却注意到阿娜妮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。

在这次的宴会中。

阿娜妮,谢婉莹,云妍也是在场。

王康很担心谢婉莹跟云妍会吵起来,这两个人似乎是天生的对头,一见面必然会是大闹一番。

但这次两人竟然很乖巧,表现相当的淑女。

连多话都不说,完美遵循了食不多言……

王康的心中略有些阴霾。

阿娜妮是草原的先知,某种意义上她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,难道是她看出来些什么吗?

因为王康注意到,阿娜妮刚才有很长时间,目光是在外公的身上……

家宴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。

而在府外,也是同样的热闹。

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而在府外,还是有很多人,或者说他们一直就没有离开,还在等着。

但这个大门,却始终没有开过。

无论他们怎么喊,怎么敲,都是无人理会。

一个人都没有见到。

甚至是连一个传话的家仆,都没有……

“在下领侍御史武直,略备薄礼恭贺大将军凯旋归来,特意请见大将军!”

一个三十出头的面黑牙白的青年大声高喊。

领侍御史,乃是御史台官职,负责谏言弹劾。

而这武直所行的就是此事。

在早前王康任职主客司郎中时,御史台对他弹劾也是最多的,而武直首当其冲!

现在他怕了!

王康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小小的主客司郎中。

因此,他亲自来登门送礼,修补关系。

但已经等了几个时辰,连这边府上的一个仆人都没有见到过!

武直的面色极为难看,再怎么说他也是领侍御史。

御史台史什么地方,所出官员自然大三级……

“别叫了,没用的。”

这时在旁边有一人开口。

此人所穿的是普通服饰,但也是颇具有官微。

“严大人,您也来了?”

武直忙的问候道。

“这么多人前来祝贺,而这王康竟然没有半点礼待,无一答话,看来他是真的看不起我们啊!”

“谁说不是呢?”

一众人面色都是有些难看。

被拒之门外,不理不睬,谁的脸上能挂的住!

“年少轻狂,居功自傲,这才是回来就这样,以后还不知要如何呢?”

“王康年纪轻轻,立此大功,其实也是正常。”

“越是这样,越应该谦虚,看看定国公,再看看他,两者对比,高下立判!”

“哎等吧,如今人家势大,之前多有得罪,不好好修补,能怎么办呢,不然觉都睡不好。”

“王康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吗?之前来京搅的天翻地覆,这还不知道要成什么样。”

“哼,这京都权贵又不是他一人。”

这时那位严大人开口道:“我有一些门路能跟定国公拉上关系,不如我们去找定国公庇护?”

一众人的心思又都是活泛了起来……